<共计4615字>
 
瑞散芬飞思悠悠
——冬云
二零一六年对我来说是黑色的一年。前半年体痛,由于腰椎间盘突出压迫神经,行动痛苦。后半年心痛,身体才有所好转,妻子又突然倒在了劳作了几十年的土地上。丢下我一人茕茕孑立,孤独而存。
二零一六年的冬天,是我最寒冷的冬天,几十年的夫妻感情转瞬化为梦幻。天寒不是寒,心寒才觉冷。 无可奈何花落去,留下孤枝抖寒风。
二零一六年的农历九月初十凌晨一点二十五,瑞散芬飞,兰摧玉折 ,天夺其魄。我默默地承受和等待着时间来拯救我这颗孤凄酸楚的心。
  
二零一六年的阳历10月8日,阴历是九月初八,那一天是寒露节气,那一天是本村的集市,天气阴凉。因为房后园中有几棵果树,上午妻子去卖苹果,中午回家坐在炕上一张一张地数着钱,共120元,那种收获的喜悦溢于言表。下午两点我们就去山后的地里刨玉米秸,不过半小时,妻子就开始发病了,血压突然增高,觉得天旋地转,就坐在玉米秸上,我急忙跑过去抱住了她。几分钟后,她说脑袋剧痛,后来又说半身麻木,然后呕吐不止导致昏厥。我急忙给正在学校教学的大女儿静秋打了电话并叫了救护车,送到了丰润区医院急救室。做了ct后,医生说是脑干出血,生还的希望非常渺茫,最好的结果也就是个植物人。晴天霹雳,我从头顶一直凉到了脚心,觉得天都变了颜色。
在重症监护室观察了二十四个小时,九月初九的下午三时,医生再次告诉我们说没有任何希望了。按着老传统的说法,这口气不能撂在外边;再说亲朋好友、街坊邻居还都想看一眼呢?;匙疟炊弈蔚男那槲液土礁雠塘克担夯厝グ?,回家吧!租了救护车打着氧气又回到了家。亲人们守护在身边,到凌晨1时25分,妻子的心脏停止了跳动。多年的欢乐与幸福都已成为过去,化成泡影。此时的我,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妻子默默地离去,无能为力,什么也做不了??醋潘囊盘?,我心里阵阵酸痛,眼中默默泪流。
冷露寒秋,芳草先零。刚过花甲,天年既尽。贤妻已去,吾之奈何?难道上帝只给了我们三十七年的夫妻缘分吗?按客观规律而言,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。未曾想这一天竟然来得这么早、这么急,使我猝不及防。我强作镇静,不敢惊慌失措,因为我还要应付后来很多很多的事情。另外,在两个女儿面前我还是她们的主心骨。
妻子走了,这一天是二零一六年的阴历九月初十,阳历的10月10日。她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闻其噩耗,乡邻尽哀,悲戚不已;往来吊祭,络绎不绝,充院塞庭;街哭巷泣,俯首哽咽,凄景戚情,甚悲甚哀。
妻子走了,她走向了另一个世界。她走的是这样的突然,没有留下片言只语,只给亲人们留下痛苦的回忆和深深的思念。
妻子走了,她的生命之舟已经消失在无际的海洋。 她到了一个永远不为人知的地方。那里没有痛苦,没有烦恼,没有忧愁,那里是极乐世界。但那里没有幸福,也见不到亲人。
匆匆然不知何去,茫茫然不知何方。
家庭变故太突然,妻去塌掉半个天。孤云一片空悠悠,人生飘忽一瞬间。此时的我才真正地感到了严冬的逼近和生活的寒冷。我知道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,但这次我又深深地亲自咀嚼了家庭不幸的苦果。以后的路该怎么走?我的命运又变成了未知数。我不敢想,一想心就酸痛;也想不了,满脑子都是妻子的身影。
妻子的一生虽然完成了她的“甲子”循环,但我觉得仍然很短暂。她不张不扬,余音悠长。那一幕一幕,历历在目,难以尽述。一想起妻子的过去,连她身上的缺点都觉得可爱了。
她勤劳??簧系叵?,屋里屋外,料理的井井有条。特别是上世纪,八、九十年代,家里地里的活儿又多,下地时经常是背着小女儿拎着大女儿。我在学校忙教学,披星戴月;她在地里忙农活,起早贪黑。我们都无怨无悔,但也都苦心劳形,积劳成疾了。
她节俭。从困难时期走过来的人无论什么东西都是弃之可惜,总是敝帚自珍。一双旧袜子也舍不得丢弃,补了前尖补后跟。其实,到九十年代末二十一世纪初我们已经不困难了,但是,观念形成了,习惯养成了,生活的轨道就很难改变了。别人的东西丝毫不要,自己的东西不扔不撂。从蓬门荜户身无长物到家庭用具摸啥有啥,可她仍然还是节衣缩食,处身自苦??杉诩笠丫纬闪艘恢置赖略谒男睦锷烁?。
她善良。在孝敬公婆方面,她不攀不比,自尽其心,乡邻称颂。街坊邻居,相处和睦。平时经常帮助乡邻做些针线活儿。每逢端午节,自己家的粽 子包完了还要到邻居家去包。她总是说,助人总比求人强嘛!与人交往,宁愿吃亏。绝不占奸取巧。这一点村人有口皆碑。
她贤惠。自己能干的活儿,从不叫我,她知道我在学校初三教学的任务繁重。当然我也抓着时间帮着干。平时,她话很少,我们在一起干活时,我问她这个活儿该怎么干,她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“我听你的”。我说:“那可不行,家庭过日子是夫妻二人的智慧和力量。智者千虑还有一失呢”。她开玩笑的说:“老公说的不会有错”。有时,她也会用商量的口气说:“这样做中不?”我也就说:“我也听你的”, 说完我们都笑了。
我们夫唱妇随,琴瑟和谐。不敢说举案齐眉,相敬如宾,但我不到桌前,她从不先动筷。她很少出门,出门时也很少在外边过宿。不得已时,几次打电话嘱咐。她担心我做不好饭,怕我饿着,总是惦念着。
她平时叫我总是喊我“云”。我说:“你怎么不叫我‘廷云’呢,”?她说:“我喜欢这么叫”。我说:“节俭持家,都节约到汉字了”。以后我也不叫你“瑞芬”了,就叫你“芬”吧!她笑了。 她曾说,下辈子我们还做夫妻吧!她还说,你在我身边我心里踏实,不然就心里发空。有一次,我的肠胃总不舒服,怕是不好的病。大女婿金哲开车送我到唐山远洋城医院检查,她在家里坐卧不安,泪流满面,中午连饭都没有吃。结果天佑善人,身体没有大问题。到了二零一五年的年末我患上了腰间盘突出症,行动非常困难,什么活儿也干不了。她精心照料,又是打牵引,又是按摩,后园子里的活儿都是她一人去干,也总是任劳任怨。一直到二零一六年的七月,我的身体才有所好转。
年轻时日子不好过,孩子小,经济条件很差。再加上家庭动乱,妯嫂凶悍,蛮横无理,没有人性,经常无故生事,家庭很不安定。记得有一次,妻子和她拌了几句嘴,然后背着大女儿,刚走出家门,她竟从后面拽下孩子就打。放学后我找她理论,她竟然说我打了她,到学校里去闹。妻子知道后,劝我不要惹她。她是出于对我当老师的嫉妒,想把我闹回来。其时我只是一个民师,仅能糊口,养家都难。十几年的家乱,蹂躏了我们的心。从那时起妻子总是提心吊胆,忧心忡忡,又积忧成疾了。
我们休戚相关,相依为命;我们勤劳苦干,省吃俭用,到村外盖了三间房,算是躲出了这个是非之地。我们相携度过了生活的拮据和家庭的动乱最艰难的岁月。经济条件渐渐有了好转。我们要争口气, 要建造一所幸福的家园, 要打造一个温馨的港湾,这是一直藏在我们心中的美景,对于此,我们只是在默默地做。后来,我们辛辛苦苦地营造了一所温馨的家园,在妻子离世的这一年暑期,我们在县城又买下楼房,总算过了几天舒适的生活。
我退休了,享受着国家的劳保待遇,本想相偕为老,让自己的结发之妻也沾点阳光雨露,过一点城乡的“候鸟”生活。古人云: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。 夫妻偕老,乃人之一福,而生离死别是人生最大的不幸?!吧搿笔侨宋?,“死别”是天意??!我们不可能“生离”,因为我们是互尊互爱的,是互相包容的,更是生死与共的。我们也一定会互相搀扶着慢慢的老去,我们在院外栽下了象征着夫妻和睦的合欢树;我们在房前种下了象征着“百年好合”的百合花。梦想是多么的美好??!
可现实又是多么残酷??!死亡的幽灵挡住了她生活的脚步,使她独自走向那遥远而缥缈的天国。过去的生活,我们朝夕相处,形影不离;如今的我们,阴阳相隔,天上人间。梦想的翅膀已经折断,属于我们的快乐已经不再拥有。夫妻啊,就好比是一把二胡琴的两根弦,突然断了一根,就很难奏出家庭生活中优美的乐曲。 从此,走进家门,满目萧然,失去了往日的温馨。睹物思人,凄然泪下,四顾空空,莫知我伤??!尤其是我独自用饭时,经常是泪水和着饭菜下咽,此时的我,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浸泡在悲伤中。有时走在大街上,尽管人流攘攘,但我仍感到孤独,就像独自走在大沙漠里。我默默地承受着痛苦,承受着无奈,承受着凄凉。亲朋的安慰,乡邻的同情都不能平复我心中的痛,只能靠岁月来风干我心中的泪水,靠时间来消释我心中的伤感。这冷露寒花的深秋啊,使我憔悴的心灵更加憔悴,苍老的面容更加苍老。
这铁的现实不得不使我想:冥冥之中莫非真有一只无形的巨手,在掌控着人的生死?古人言,黄泉路上没有老少,生死有命富贵在天。人该怎么死就怎么死,该井里死河里死不了,谁都无法预测,谁也左右不了。生命的密码乃天机所控,人力难解呀!看起来,人生无常,变数很大,世事难料。春夏秋冬无论哪个季节,尤其是冬季里的生命时刻会被死亡的阴影笼罩着。死星照命,命限自终,生命之火随时都可能熄灭。其实,人从出生到死亡就是一条线段,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长度是有数的。 妻子2008年得脑出血,在医院住了半月,出院后,精心调理,两季用药,恢复的很好,与常人无异,身体的各项指标都很正常。时隔八年,到2016年又得了脑干出血,还是没有逃过人生的大劫,这难道不是一切皆有定数吗?
瑞芬哪,我知道,你是一个有尊严的人,不想让别人看到你“脚画圈”、“手挎篮”,的窘态;甚至靠亲人们喂水喂饭、接屎接尿的狼狈形象。宁可离开这个世界,也不愿没有质量的痛苦地活着。你解脱了,真正的解脱了,自己不受罪了,亲人不挨累了,你问心无愧地走向了上帝为你安排的永恒的世界??稍谖倚闹?,你没有死??!正如一位哲人所说,只要活着的人活着,死去的人就不会死去。你的手机号码15203157616,我一直没有删除?!拔迤摺币郧拔腋愦蚬酱蔚缁?,都没有打通。是你正在忙农活,把手机挂在了树上没有听到;还是天堂的信号不好???
我真的好想你呀,多想飞上九天,把你的芳容探望;把你亲手栽的最美的鲜花放在你的身旁??扇缃?,我只有悲伤的泪水,在你的遗像前洒上;只有写点浸着哀思的诗章,来表达我对你的情长。
本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。